污泥发酵成肥料身陷

来源:http://www.jiaxingdengju.com 作者:彩世界种类 人气:182 发布时间:2019-10-18
摘要:[]身陷“泥潭”的女人 本视频由CCTV7科技苑官网提供 :爱花的女人,一不小心竟深陷泥潭。9年后,她居然从泥潭翻身,把污泥做成了崭新的事业。她到底是如何变废为宝的呢? :在广东

[]身陷“泥潭”的女人 本视频由CCTV7科技苑官网提供

:爱花的女人,一不小心竟深陷泥潭。9年后,她居然从泥潭翻身,把污泥做成了崭新的事业。她到底是如何变废为宝的呢?

:在广东省东莞市的园林界有位响当当的人物,名叫周世明。搞了20多年花卉种植的这位女企业家,却在这几年陷入了泥潭。

:到过东莞的人,几乎都会来东莞大道转转,这里的绿化群可以说是东莞城市绿化建设的一个标志。登高远望,可以感受到它非凡的气势,融入其中,则可以欣赏它刚柔并济的精巧造型。这个绿化群的建设者,就是周世明,一个地地道道的东莞女人。与她绿化作品的风格一样,周世明的性格也是刚中带柔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我本来是喜欢花我才去种花。

:二十几年前,出于对花的喜爱,周世明开始了自己的园林事业,而百花之中她最钟情的是玫瑰,她甚至把玫瑰花作为公司的象征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一个是它代表一种高贵的气质,另外它枝中带刺,不是那么好惹的,也有点像我的性格,

:早期,整个东莞市70%的绿化项目都有她的参与,甚至还辐射到了广东省的其他城市。20年下来,凭着骨子里的坚强与倔强,周世明从一个外行成长为业界精英。但是就在2004年,她却突然宣布要转移重心了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只是蒙了头进去,不小心掉到泥坑里面去了。

:不只是泥坑,还是一个深不见底的臭泥坑。这么个爱花的女人,把享受美丽的工作放在一边,毅然决然地扎进污泥堆里,竟源于无意中的一个想法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因为就是别人给我送来的泥,我就认为别人送的东西要好好珍惜。

:周世明种花种树,每年要用掉大量的肥料,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为了降低成本,她一直想自己做肥料,但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原材料。9年前的一天,周世明接到东莞市污水处理厂的工程师廖克明的电话,说污泥可以做肥料。

广东省东莞市污水处理厂工程师 廖克明:我是学生物的,所以就知道这个泥还是有用的,所以就把这个东西推荐给她了。

:来自城市中的生活污水经过沉淀、过滤、消毒等等净化工序后,才能再排到江河湖海,而沉淀下来的副产品就是污泥。污泥是很多微生物的集合体,里面确实有肥,廖克明把污泥推荐给周世明,一方面是觉得花场可以当肥料用,另外,也替污水厂腾地,给污泥找了条出路。

广东省东莞市污水处理厂工程师 廖克明:早期就是填埋,因为它毕竟是一种污染源,填埋占了地,占了我们的土地资源,再一个如果是处理场所处理不好,又产生新的污染问题。

:把污泥埋到地下,容易造成二次污染,等于污水厂的工作没做到家。

广东省东莞市污水处理厂工程师 廖克明:我们政府好不容易,花那么多钱在污水处理上,不能让它又产生新的污染,

:污泥要是能做成肥料,既环保又废物利用,而且还帮污水厂解决了大难题。周世明这边也琢磨,污水厂每天源源不断地产生污泥,如果真的可以做成肥料,那我原材料就不用发愁了。而让周世明即刻就拍板做出决定,源于一个更大的诱惑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还是免费的,我肯定喜欢呢。

:不仅免费,还送货上门,周世明觉得捡了个大便宜。污水处理厂也觉得卸下了一个大包袱。两边都很高兴,双方就此达成了互惠双赢的合作。

可是,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。当第一车污泥运到周世明的园子里时,她就有点懵了,这污泥跟一般的烂泥巴可不是一回事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一个是拉回来就不是我想象中的肥料,没想到那么臭。

:后来周世明才了解到,污泥的臭是出了名的。污泥拉来后堆在园子里很久还是臭气熏天,周围的村民不干了,到处去投诉。

村民:刚拉来时,很臭很臭,好难闻啊。

杜伟志:味道很大,吃饭的时候,睡觉的时候,都感觉的到,搞得他们很烦。

周世明:粪土再脏也是良苗所依的,各有所能的。

:角度不同,想法就不同。为了缓和矛盾,周世明让污水处理厂先暂停了送污泥。可是,已经拉来的臭污泥,并没有像周世明期待的那样发挥作用,因为它不光臭,还特别粘,根本没法用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我也很难形容,烂泥扶不上墙的那种,一年时间都不变的,反正走到那里就像海绵一样。

:污泥黏黏的还有弹性,周世明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泥,更不敢往娇贵的花苗上用,就只在比较皮实的树根儿底下堆了一些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树木丢上去,试过,它是不长,等于它是封闭的。

:污泥一坨一坨的散不开,植物就没办法吸收,当不了肥料用。周世明不甘心,跑到很多专业院所去请教。专家们都说污泥是好东西,但关键是要发酵,处理好了才能当肥用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如果没做处理就用,那是没有处置,没有安全着陆啊。

:周世明本来以为免费的肥料拿来就能用,结果一打听还要经过处理,而且还需要比较大的场地,工艺也比较麻烦,这就要投入很大的人力、物力才行。老话说什么来着,“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”、“贪小便宜吃大亏”,她对自己一时的贪心后悔不已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既然我让人家拉来了,我是很难送回去,送也没办法送。

:还是还不回去了,堆在园子里的污泥又整天散着臭气,员工和村民的忍耐都到了极限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那就逼着我弄,前没去路后有追兵,只有自己想办法。

:污泥臭气扰民,周世明心里很过意不去,这成了她的一块心病。这时候找谁都没用,唯一的出路就是把污泥变成肥料。但污泥到底该怎么发酵,发酵到什么程度,专家也没能出一个解决办法。污泥发酵存在的一些空白,反而激发了周世明的斗志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可能性格决定的,我这个人,越有挑战的东西越喜欢去问个究竟。

:她想,反正污泥是免费来的,自己又需要肥料,不妨试着去做做这件事。于是就自己组建了研究污泥处理的团队,做起了污泥发酵试验。这也把她逼上了一条前途未卜的路。

:周世明收了污水厂免费的污泥,可便宜没占上,自己却陷在泥里拔不出来了。时间不允许等待,为了发酵污泥,她立即组建研究团队,可这件事谁都没做过,究竟这个泥潭还要陷多深,谁也说不清。

:周世明就是想抓紧处理污泥,可发酵处理就得投入,建厂房、买设备,一下子就投了几百万。本来想免费拿来就用的肥料,反倒让她搭进去这么多。好在污泥是发酵了,周围没有臭味儿扰民了,也做成了颗粒肥。可没想到的是,往树和花上一用,根本没有肥效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植物不吸收,根系不长,根系长不出来,不能包裹住那泥土。

:周世明以前都是用进口的泥炭土种植红掌,红掌根系发达,能把整个土坨包裹起来。可是用了污泥的红掌,根稀稀拉拉的,而且包不住泥土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细细的,没有这么壮,我拿一个给你看,很散,就是这样,不吸收了。

:根没有长好,说明没吸收到足够的营养,说到底就是肥料不行。按理说,污泥该发酵也发酵了,已经很松散了,怎么就没有肥效呢?花了5年时间,投入了几百万,周世明的污泥试验却几乎停滞下来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最困惑的还是接下来,污泥我是继续完成,还是停下来。

:周世明陷入泥潭进退两难了。不弄,已经走到了这步,厂房也建了,机器设备也买了,当初如果不是为了免费的午餐也就没这个事儿了。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问题总得解决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我不接,心里面不死吧,还没心死啊,还觉得有希望嘛。

:,她总觉得,污泥做肥料这条路是对的,但发酵这个难题,还得靠专家帮忙解决。于是,她拖着箱子到处跑,拜访专家,终于在中国农业大学找到了李季教授。专家的一句话点醒了她。

中国农业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 李季:发酵不彻底。

:周世明发酵的污泥,看似被打散了,其实小颗粒里面还是粘的,很多物质没有转化成植物能吸收的形式,也就是说红掌没办法从污泥肥料中吸收到养分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我就想到好像做饭一样,做到夹生饭的时候就没人吃,没把它做熟所以花就没办法吃,花就不要,它只是不会说话,它就不长了嘛。

:就像吃死面饼,人不好消化,而发面饼就容易消化吸收。那么怎么才能让污泥发酵彻底呢?其实,污泥发酵的过程,就是一个利用微生物进行分解反应的过程。

中国农业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 李季:总体来讲,好氧发酵的处理成本比较低,它的核心原理是利用微生物,微生物的活动产生热量,然后来推动整个发酵过程,这样不需要外热。

:周世明以前是顺其自然,利用污泥里自身带的那些微生物来发酵。

中国农业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 李季:传统的堆肥,就是利用自然界的微生物,污泥里面有这些微生物。

:为了加快发酵速度[

另外,光靠自然界的微生物是不行的,专家告诉周世明,要想污泥发酵速度快,发得透,得采取人为的措施,往污泥里面添加菌种。

中国农业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 李季:现代的发酵是需要引进一些微生物,目的是要强化发酵的过程,简单讲,原来靠自然微生物发酵需要30天的话,我们引入微生物可能就需要20天时间。

:微生物群落大了,污泥升温的速度就比较快,温度越高,微生物繁殖的就比较快,工作效率也大大提高了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人员 巴清芳:由最初的常温,到进槽之后的12个小时,可以升到50℃,再往后是个逐步上升的曲线,升到70℃左右的时候,一般要持续3~5天。

:不同的菌需要的温度范围不同,随着温度的升高,这些菌之间轮流发挥作用,分解不同的物质。直到达到70度,污泥中的病原菌和寄生虫卵才能都被消灭,污泥也才能充分发酵。快速升温并达到最高值,整个发酵反应的周期缩短了很多。

随着发酵,污泥很快也变得松散了。这个道理跟发面一样,面发透了,就很蓬松,里面都是窟窿眼。在发酵菌的作用下,果冻状的污泥被打破,其中包裹的水分逐渐被释放出来,污泥含水量低了也就松散了。

中国农业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 李季:因为发酵水分最后要从,80%降到35%,这样就稳定了,水分高了,它不稳定,还会再吸水分,又会发臭。

:污泥的含水量降下来,不粘了,另一个除臭的难题也迎刃而解。污泥之所以会发出特别强烈的臭味,是因为污泥中的一些微生物一直处于腐败降解的过程中,不断释放臭气。污泥被打散,里面的微生物接触到氧气也开始反应,充分发酵。这样大大加快了微生物新陈代谢的速度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技术人员 巴清芳:整个发酵的过程,臭味在温度最高点的时候,是臭味最大的时候,后期发酵逐步结束臭味基本就消失了。

:温度越高,微生物的新陈代谢就越旺盛,一旦这种新陈代谢停止下来,臭味也就消失了。

:发酵透了的污泥再用到花上,效果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它现在是把土包住了,你看这上面白花花的根,你看我随意抽一盆,都是用污泥种的。

:这个成功,周世明不但实现了当初的想法,而且有了三个收获:首先,从污水处理厂免费拿来的污泥做成了肥料,其次,她在国内领先地把污泥处理的难题解决了,第三,她在自己的花场用上了污泥肥料,节省了一大笔种花种树的成本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节省太多了,一盆至少节省了接近一半。

:周世明没有自己独享成果,她把污泥肥料送到很多园区免费试用,效果好得超乎想像。

中国农业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 李季:发酵完有些成分要比传统的要高,因为分解得比较彻底,有效成分高了,肥效也比较好。

:而且这种废物利用的肥料价钱又便宜,当肥料或者栽培基质都非常划算,于是很多园区成为了周世明的长期客户。

周世明花场周边的种植户,更是近水楼台,感受到了污泥肥料带来的巨大改变,就连以前极力反对污泥进村的这位老伯,现在也成了污泥的受益者。

:他家有一片荒了十几年的荔枝林,今年用了污泥肥料,荔枝树竟然结果了。

农民:今年就施了一次肥,肥料厂,拉上来的,别的肥都不好。

:脚下堆满污泥肥料的荔枝树,枝繁叶茂,挂满了果子,十几年没见过这景象的老伯,别提多高兴了。污泥肥料大受欢迎,周世明为污泥找到了出路,跟污水处理厂达成长期合作,每天源源不断的污泥送到她的发酵厂。为了提高发酵效率,周世明几次搬厂房,更新生产线。

周世明把肥料厂发酵槽的墙,从1.2米增加到1.8米,墙高了,空间大了,同时能装下更多的污泥。这么大量的污泥要一次性发酵充分,又要用上更大型的翻堆机器,才能翻深,翻透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它这个比我们原来的条垛式的发酵,处理量能提高5~6倍,这样的投资比较大,基本上已经是半自动化了,量增大了,处理的速度也快。

:污泥发酵变得更专业更高效,可也让周世明付出了更大的投入,9年来,她一共投入了一千多万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当我成果认定出来的时候,我才悟出来这八个字,贪心是最累的,免费是最贵的。

:没想到,污泥做肥料真正变成了她的事业,而且是一个比种花更重要的事业,同时,她的探索也为其他地方的污泥处理找到了出路。

中国农业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 李季:去年的结果下来,全国每年污泥的产量,湿的,按含水量80%的话,大概是3300万吨,里面大概有80%是没有处理的,绝大部分的污泥是没有有效处理的,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。

:处理生活污泥,只是周世明的一个突破口,下一步她要把污泥的资源化利用,复制到更广阔的领域。

广东省东莞市某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 周世明:比如印染污泥,它里面有很多化学物,那这种污泥怎么去处理,也是我们要考虑的,还有些工业区里的工业污泥,里面含有很多重金属,也是我们要思考的。

:当初没人要的免费午餐,让周世明深陷泥潭,而且一陷就是9年,正是这种啥事儿都想问个究竟的执着精神,让她在9年后,不仅收获了一份事业,而且也为污泥处理这个难题找到了一条出路。

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彩世界种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污泥发酵成肥料身陷

关键词:

上一篇:小丑鱼养殖的母系社会

下一篇:没有了

频道精选

最火资讯